人在温哥华 VanPeople.com

标题: 晚舟归来(144):贝益民“被”退休 [打印本页]

作者: 王博谈美加    时间: 2020-7-26 18:15     标题: 晚舟归来(144):贝益民“被”退休

TIFFANYJET进入华记之后,很快就熟悉了餐厅的日常管理工作,因为贝益民和小马接手“华记”之后,对出品和原材料管理的标准化建设,让每天厨房的补货和每周员工的排班技巧,变得非常简单和容易操作。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大半年过去了。
这期间,TIFFANY在自己家附近又买了第二套房子,她叔叔一家人也很快通过投资移民的方式移民到温哥华,华记餐厅也增加了一些亲戚做帮手。
这个周末,TIFFANY邀请贝益民和邓安安一起乘坐她叔叔新买的游艇出海。
早上,温哥华晴空万里,风轻云淡。
贝益民把车开到海边,TIFFANY叔叔家的崭新游艇已经停靠在自己的私家码头上。这艘游艇,大约可乘坐25人,不算豪华,但是很新很漂亮。周边也都是一家家的私人码头,各种游艇停满了港湾。
爱丽丝作为新房子的中介也受邀请来参加这次游艇聚会。
她怀抱着一只小狗,看见贝益民和邓安安走过来,远远地跟他们两打招呼,两人和爱丽丝站在一起讲话。
贝益民开玩笑地说:爱丽丝,我看到你登在报纸上的广告了,恭喜你成为“千万级”无敌地产中介。
爱丽丝苦笑了一下,说:PETER,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吗?你自己过得幸福悠哉的,还要拿我这种“单身狗”开心?现在你终于可以明白,一个年营业额过千万的经纪人,她是怎样“炼成”的吧?
贝益民笑了笑,说:想当初,我们曾经为了达到一百万的营业额而拼死拼活,想不到,当钱像洪水一样涌来的时候,你是想挡都挡不住啊。
爱丽丝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小狗,说:我也没有想到,原来钱也是可以洗礼人的灵魂的,这两年,我的手在经过了那么多的钱之后,我的心也被洗得清净了,我现在唯一在意的只是我的这只小狗,只有它能够给我带来一点快乐。
贝益民小声说:你心中的那只小狗,应该是一只“小马”吧?
爱丽丝脸微微一红,轻声问道:DANIAL他现在怎么样了?
贝益民说:听她姐姐说,前不久刚刚跟同乡的一个女孩子结婚了,是他爸爸妈妈安排的。
爱丽丝听了,低下头去,继续抚摸着她怀中的小狗,没有再说话。
船出海后不久,JETTIFFANY的叔叔叫贝益民过去钓鱼,大家于是都一起围过来观看。
JETTIFFANY的叔叔经过这几个月的温哥华的新生活,跟刚刚登陆的时候相比,在外形上已经很不一样了,现在的他们都晒得黝黑黝黑的,围在他们四周的几个孩子也变化明显,一副健康神态。
TIFFANY的叔叔一边钓鱼一边和贝益民聊天,说他特别喜欢温哥华这个地方,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很喜欢水上运动,他小的时候在珠江边长大,但是成年以后就再也没有到珠江里游泳,因为水太脏了,现在有了私家的码头,他的生活方式完全改变了,他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开船到海里钓鱼,想朋友的时候,就约大家过来,一起出海,更有意义的是,他和JET的关系也大大改善了,过去的时候,两人似乎没有共同语言,现在有时间的时候,两个人常常一起钓鱼、下水游泳,两人成了好“哥们”。
贝益民听着,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回忆着自己的童年,有点怅然若失。
他告诉TIFFANY的叔叔,他也有类似的童年,他在东湖和长江边长大,但是到90年代初,他离开武汉到上海读博的时候,东湖就已经禁止游泳了。
他还对TIFFANY的叔叔说,他很能理解这种幸福感,因为他也是从小在江边长大的孩子,自己就像一条鱼,心中永远想念着童年的那一汪清水,那是一种最有亲和力的生活环境,现在虽然有幸在有生之年,又回到了那一汪清水的岸边,只可惜那一汪水,不再是曾经的那一汪水了。
从船上回到家里,TIFFANY张罗着大家美美地聚餐了一顿。
爱丽丝准备先走,贝益民也提出来要回家,被TIFFANY叫住,说有事情商量一下。
邓安安不想参与生意上的事情,就提出来跟爱丽丝一起出去逛逛街,爱丽丝爽快地答应,两人于是先出门走了。
TIFFANY夫妻两人,加上TIFFANY的叔叔,还有贝益民四个人坐在一起。
TIFFANY认真地说:PETER,我今天想就公司股东的工作安排和你商量一下。
贝益民点头笑着说:好,不客气,我一定全力协助。
TIFFANY说:这段时间下来,我觉得公司在管理上非常有章法,各方面的工作都有清晰明确的制度和流程,比如补货和排班工作,都基本上实现了规范化和自动化,你和我弟弟在这方面已经为公司的经营管理打下了基础,这是我在接手我弟弟的工作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
TIFFANY的叔叔说也接着说: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大家来了之后,虽然都是生手,但是学习和进步都非常快,特别是像JET和我的几个孩子,他们很快就上手了,我们在这方面都非常佩服你,我跟TIFFANY的爸爸汇报这边工作的情况,他也多次提到了你,称赞你是非常难得的人才。
贝益民谦虚地笑笑说:这是小马和我两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我应该做的,我自己的投资利益也在里面嘛。
TIFFANY点点头,说:这次我找大家一起来开会,是想提出一个新的思路,让股东们从日常繁琐的事务性工作中解脱出来。
接着TIFFANY转身看着叔叔说:叔叔,这是你的主意,还是你来说吧,会讲的比较清楚点。
TIFFANY的叔叔点点头,说:PETER,是这样的,现在JET,还有我的几个孩子,他们都很快地熟悉了公司的各项业务,我觉得我们几位股东就不用再做那些日常的事务性工作了,可以把这些事情交给他们来做,我们以后也不用在按照上下班时间来上班了,自己有空的时候就去店里面走走看看,每个月大家坐在一起听听汇报,看看财务报表的情况,把握住公司大的方向也就可以了。
贝益民听了有些疑惑。
TIFFANY看出来了,马上向贝益民解释说:按照我父亲的意思,我们家这边的股份准备分掉一半给我叔叔,以后公司会有我们三家股东。
TIFFANY的叔叔继续说:像我和你这样年纪的人,每天在店里面连续干十几个小时,身体真的有些吃不消,而且我们到这把年纪了,为什么一定要每天盯在店里面,却不去好好享受一下温哥华这么美好的时光呢?
TIFFANY补充说:我叔叔的意思是,我们股东们能不能就像今天这样,大家平时多花一些时间健健身,出去走一走、玩一玩,然后我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照顾两个孩子,这样是不是会更好一些?
贝益民听了这番提议感觉很突然,一时间答不上话来。
于是他先喝了一口茶,想了想,说:当初我和DENNIAL两人之所以在店里面亲力亲为,并且各自有具体的职责分工,是希望尽快地学习餐厅管理的各个方面的知识,积累经验,刚才你们提到的各种管理办法也都是在实践中不断总结和完善出来的,如果我们脱离了具体实践,我们还怎么进步呢?
TIFFANY安慰贝益民说:PETER,你不用担心这个问题,JET和我叔叔的几个孩子,他们也都是从小吃苦长大的,是任劳任怨的好孩子,他们都愿意在公司的第一线做事,我相信他们很快就可以适应这里的经营管理工作。
TIFFANY的叔叔也说:是的,这些孩子都是些很好的苗子,我们这些股东,作为他们的长辈,如果天天都守在店里面,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压力,不利于他们解放思想,放手开展工作。
贝益民听到这里,明白了TIFFANY叔叔的心思,他稍稍沉默了一下,说:好吧,既然年轻人都很能干,也有信心把这家餐厅的经营管理工作做得更好,我们不妨就放手让他们工作,毕竟我们没有他们那么好的精力,而且年轻人肯定会有更多的新思想和新创意。
TIFFANY听了贝益民的这番表态后很高兴,诚恳地说:谢谢你,PETER,谢谢你理解我的工作,现在我们是三家股东合作工作了,希望我们大家继续团结一致,可以把生意做得更好。。。。。。
晚上回到家,邓安安一眼就看出了贝益民闷闷不乐的样子,她拉着贝益民坐下来,关心地问道:是你们股东会议上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
贝益民叹了一口气,说:我“被”退休了。
邓安安吃了一惊。
贝益民把会议的内容简单讲了一遍。
邓安安听完后,先愣了一阵子,然后笑着安慰贝益民说:我觉得这件事挺好的,你就放手让年轻人来做吧,自己早早退休,落得个清闲,不是很好吗?
贝益民又叹了一口气,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并不完全是个给不给年轻人机会的问题,这帮年轻人要想很好地掌握公司经营管理的规律,需要深入了解加拿大社会和积累丰富的实践经验,这是个时间和心态问题,我和小马在一线亲力亲为了这么多年,现在仍然处在不断地学习和摸索之中,他们这么快就信心满满,你不觉得这种态度有点太过自负了吗?
邓安安反驳说:这话可不能这么讲,你自己对加拿大文化的了解不也是一步一步积累起来的吗?当初小马刚刚认识你的时候,也是一个蒙头蒙脑的年轻人,几年下来,不也变得训练有素了吗?你总得给年轻人机会嘛,你当初和小马接手这家店的时候,不也是个门外汉,对如何管理一家餐厅几乎“一无所知”吗?要不我当初怎么会坚决反对你做这个投资?现在这帮年轻人,毕竟有你们在旁边全心全意的“指导”和“培训”,而且TIFFANY不也说了吗,你这个股东,还是要多到店里去看一看的嘛。
贝益民听了邓安安的一番话,默默地点点头,有些无可奈何地说:想不到,我不到50岁,短短的人生,就已经做了两次“窗边族”了。
邓安安听了,哈哈笑起来,她站起身来,轻轻地拍了拍贝益民的头,说:这件事情,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可怜的PETER,你就是“太聪明”了啊。(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作者: FastLane    时间: 2020-7-26 18:20

是的老了就退休吧
人家人多勢眾




欢迎光临 人在温哥华 VanPeople.com (https://www.vanpeople.com/forum/) Powered by Discuz! X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