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 VanPeople.com

人在温哥华 VanPeople.com 情感日记 晚舟归来(42):邓安安的家庭医生提供了“关键信息” ...
论坛广告位招租
发新帖 回复
353 阅读 | 
1 回复 | 
0 金币 | 
该帖已获得荣誉:

被加金币0

获得10个网友回复 即可获得金币

获得20个网友回复 可在礼品中心抽取礼品

0 威望
该帖已获得荣誉:

被加威望0

王博谈美加 温哥华的小平

312

帖子

3917

积分

48

金币
主题
311
威望
340
枫叶币
3117
威望
340
地区
vancouver
发表于 2020-4-9 09:48
晚舟归来(42):邓安安的家庭医生提供了“关键信息”
邓安安从医院急症部出院的时候,医生给她开了一周的休息时间,并且嘱咐她一周之后,去看自己的家庭医生。
刚刚休息了几天,工厂人事打来电话,说严重缺少人手,问她是否可以回去上班。
邓安安犹豫地说:我的伤还没有好啊。
工厂人事说:这个没有关系的,你如果可以回来的话,公司会告诉车间的主管,只安排你做一些最轻松的工作。
邓安安不明白,于是问:最简单的工作是什么意思?
工厂人事说:比如说在包装的盒子上贴贴标签,或者是给主管当当帮手。
邓安安想了想,答应了。
邓安安刚放下电话,把情况告诉了贝益民。
贝益民说:你才刚刚出院没几天,就急着返回工厂上班,这肯定对你骨头的恢复有影响,将来可能会有后遗症的。
邓安安说:现在家里的经济压力很大,保险公司每月只能补偿我原来月平均工资的70%。如果我返回工厂工作,只用做些轻松的活,工厂就会按100%来发给工资。
贝益民又想了想,说:这件事情,我觉得很蹊跷,你一定要找林馨先询问一下,她在工厂工作的时间长,了解到事情多,可能会告诉你一些你并不知道的东西。
晚上,等到林馨回来,邓安安找到她,讲出了自己的想法。
林馨马上劝告邓安安不要现在就回去上班。
邓安安问:为什么?
林馨说:工厂虽然告诉你,如果你回去,你这段时间只用做些所谓“轻松”的工作,但是,其实工人在工作中产生劳动损伤的关键,并不仅仅是个体力活的轻与重的问题,而是在于工人是否长时间地重复地做一个单一的劳动。
林馨接着说:比如我们蛋糕生产线,站在第一个岗位上的人,做的是一个相对比较重体力的活,因为她需要不停地把装满蛋糕胚子的铁盘子,从架子车上端下来,而站在生产线上最后一个岗位的人,她做的是一个轻体力活的工作,因为她只需要把装饰好的蛋糕,一个一个地从生产线上拿起来,放进纸箱里,这两件工作你都做过,对不对?
邓安安点点头。
林馨瞟了一眼邓安安,接着说:但是,你觉得站在生产线最后一个岗位上的人,她的工作实际上轻松不轻松呢?为什么每次上班,都没有人愿意去做这个看似简单轻松的工作呢?
邓安安“哦”了一声,点头说:我明白了,这个人的工作其实一点也不轻松,因为她需要8个小时几乎不间断地把蛋糕从生产线上放到箱子里,也就是要8小时重复做一个看似简单轻松的单一的动作,这样的活,一天两天可能还行,可是一周两周下来,就肯定趴下了。
林馨说:就是这个道理,你受伤的重点是手指,再轻松的工作也要用到手指,如果你是做一个看似简单,但是需要长时间重复使用手指的活,那么你的伤病一定会加剧了,比如说他们让你回去后做贴标签的活,这个活看上去简单,但是做得时间长了是很要人命的,因为你的脑袋要一直低着,脖子很快就会痛,而且你的手指头一直做同一个动作,这种活,做一个小时,还可以,连续做两个小时就会很累了,如果让你做一天,连续8个小时,你还不得再病倒啊。
邓安安说: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想好了,如果我上班以后,感到无法承受这项工作,我再找医生看病,请医生给我出证明。
林馨说:你这样做是不行的,你把程序颠倒了,要吃大亏的。
邓安安吃惊地问:为什么?
林馨说:因为,只要你自己同意现在回去上班,而且自己跟医生说,你可以回去上班了,这也就意味着你的身体已经恢复好了,而你回到工厂后所做的每一项工作,包括你抬起了多重的包裹,你推动了多大的车,你连续工作了多少个小时,全部都会成为既定事实,万一那一天,你和工厂之间发生法律纠纷,这些都将成为有利于工厂方的 “证词”,没有人会在乎你是不是向医生隐瞒了病情,或者靠你自己拼命咬紧牙关坚持做到的,反正你是做到了,而且是“撒谎”了。
邓安安惊讶地点点头。
林馨接着说:还有另外一个关键的问题,一旦在你回厂工作了,你的家庭医生又用什么理由为你开出重新休假的证明呢?即使他再次给你开出了病假的证明,那也只能是因为新的疾病,而不再是原来的伤病或者至少不再是直接相关的病因,保险公司也就可以不再为你的工伤负责了,也就是不再支付你保险补偿了。
邓安安说:哦,想不到,原来公司给我挖了一个“大坑”啊,那我应该怎么办呢?
林馨说:你最好的办法是尽快去找你的家庭医生,向他详细说明你现在的情况,看他认为你是否适合现在就上班,包括是否适合做轻松的工作岗位,在这方面,医生的出的结论,才是唯一权威的证明。
第三天,邓安安叫了一辆车,如约来到家庭医生梁医生的诊所,贝益民不放心,带着颈套跟着一起来了。
这是邓安安和贝益民以第一次来到自己的家庭医生诊所。
诊所设在本那比靠近温哥华边界的地方,一幢居住办公混合型的大楼里,马路对面不远处是本那比的中央公园,环境很美观,也很安静,完全没有“医院”的那种感觉。室内装修得简洁、清新、明亮,看起来更像一个办公的地方,邓安安还挺喜欢。
已经有七八个病人坐在椅子上等候,邓安安和贝益民找地方坐下来,前台小姐妹叫到一个病人的名字,候诊的病人就会被带进一个小小的独立的候诊室,两位年轻的前台小姐和几位年纪不大的医生在里面不停地往来穿梭,工作看起来很忙碌。
邓安安说:想不到这里的医生就可以决定,我可以上班还是不可以上班。
贝益民疑惑地看着她。
邓安安接着说:我的意思是,医生就可以决定,我该不该休息,工厂该不该给我发工资。
贝益民听懂了,他笑一笑说:这就叫“法制社会”,而不是“官僚社会”,“官僚”说了不算,“专业”的评判才是公正的标准。医生既不是在看你的面子,工厂也不是在看医生的面子,“规矩”就是这么规定的,大家都按照事实和法律来办事。
邓安安点点头,笑着说:要是医生不停地给一个有工作的病人开病假,那这个病人不就可以一直在家里休息,而工厂则不得不一直给这位病人发工资了吗?这会不会很荒谬呀?
贝益民笑着说:在法制社会里,通常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也不会按照你以为的那种方式来想问题和处理问题,简单来说就是“机会成本”太高了。我出国前看过很多加拿大医疗体系方面的资料,首先,家庭医生与病人的关系就像是法官和嫌疑犯的关系,他不会贪赃枉法,也没有必要这样做,因为他是受到监督的,否则他的信用就完全毁掉了,以后也永远不能在在这个行当里面工作,这对与一个接受过8年医学高等教育的人来说,那是绝对不值得去做的事情。
邓安安点点头。
贝益民接着说:另外,你要明白,在生病期间得到的补偿,那笔钱并不是由工厂支付的,而是由保险公司支付的,你在被保险公司支付这些钱的时候,你就像是它们的客户,它们会随时保持与你联络,了解你病情恢复的每一个细节,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早日恢复健康,重新回到工作岗位。
邓安安点点头,笑着说:我明白了,看来保险公司的压力可能比我的压力都大呢。
说话间,轮到邓安安看病。
邓安安和贝益民两人走进候诊室。
里面很小,设施看上去挺简单,一张有升降功能的做检查用的病床,一张小型的电脑台加一台电脑,一张电脑椅,外加两张病人用的折叠椅,墙上有一个不大的悬挂式储物柜,还有一些常用的医用检查工具,比如听诊器和量压器等等,挂在墙上。
很快医生走了进来
因为是第一次见面,双方各自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医生姓梁,说的是地道的香港普通话。她打开电脑上的邓安安病历,一边看,一边询问上一周恢复情况。
邓安安和贝益民发现,邓安安在急诊医院拍摄的X光照片,以及医生的诊断报告都已经传到了家庭医生的电脑上。
邓安安回答完医生的提问后说:医生,工厂昨天给我打来电话,希望我回去上班。
梁医生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
邓安安把情况大致讲述了一遍。
梁医生说: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你手指头上面的骨伤还是比较严重的,不仅有严重的软骨组织伤害,还有比较明显的骨裂,恢复起来没有那么快,你自己有想着回去上班吗?
邓安安说:工厂说,如果我回去上班的话,他们只安排我做一些简单的活,但是会按100%发工资。
梁医生问:你现在休病假期间,保险公司为你补偿多少工资收入?
邓安安说:公司说,保险公司将每月补偿我月平均工资的70%,不过我现在还没有申请。
梁医生又问:你是在工作的时候受伤的吗?
邓安安说:是的。
梁医生说:你是向WCB申请工伤保险吗?
邓安安问:什么是WCB
梁医生说:劳动补偿有两种申请方式,一种是向普通的保险公司申请,另一种是向WCB,也就是WORK SAFE BC,申请劳动。普通的保险公司一般受理疾病或者由于自身原因造成的事故的申请,而WCB受理的是工作现场的工伤保险申请。
贝益民好奇地问:梁医生,为什么会有两种保险办法?WCB与普通保险主要有什么不同?
梁医生说:两种保险针对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普通保险的责任人通常是当事人自己,而WCB保险的责任人通常是公司方,而当事人是受害者,所以WCB的保险补偿会比普通的高很多,一般WCB在对工伤进行调查之后,会根据你工伤的原因和后果,给予你相当于你现在工资的95%100%比例的补偿,而且WCB还会为你提供比普通保险公司好的多的免费理疗康复计划,协助你更快地恢复健康。
邓安安和贝益民听完都愣住了,默默地点着头。
梁医生接着问邓安安:你为什么没有向WCB申报呢?
邓安安说:我不知道这个机构,公司也没有告诉过我,我以为通过保险公司是唯一的申请补偿的方式。
梁医生说:保险公司只是一般性的申请补偿的渠道,WCB才是像你这样,在劳动过程中受伤的人,申请劳动伤害补偿的专门的渠道。当然,每家公司都不希望你们通过这个渠道申请补偿,因为WCB给予工人的补偿金额高,工厂还可能会因为违反劳动安全与保障条例被判处罚款。
梁医生给邓安安开了两周的休假,又在一个纸条上写了一个电话号码,交给邓安安,很严肃地对她说:你回家后,先给公司打电话,告诉他们,医生要求你再继续休息两周,然后你马上打这个电话号码,与WORK SAVE BC联系,你可以要求WORK SAVE BC为你提供免费的中文翻译服务,也就是三方同时通话,解决你可能出现的语言问题,翻译是不用预约的,随时打电话过去,随时就有。
邓安安和贝益民千恩万谢地离开了梁医生的诊所。
第二天一早,邓安安打通了WORK SAFE BC的电话。(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招一寄宿男生高贵里学区独立大间

149318

帖子

316469

积分

60

金币

冒泡勋章50000贴勋章45000贴勋章40000贴勋章35000贴勋章30000贴勋章25000贴勋章20000贴勋章15000贴勋章80000贴勋章70000贴勋章60000贴勋章100000贴勋章90000贴勋章话唠勋章头条勋章

主题
1107
威望
6839
枫叶币
4095
威望
6839
发表于 2020-4-9 09:59 来自手机
晚舟归来(42):邓安安的家庭医生提供了“关键信息”
什麼訊息
      点赞 举报
发新帖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1
抽红包机会

Copyright ©2008- vanpeople.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