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 VanPeople.com

人在温哥华 VanPeople.com 情感日记 晚舟归来(62):贝家兄弟的“孝”与“不孝” ...
论坛广告位招租
发新帖 回复
284 阅读 | 
1 回复 | 
0 金币 | 
该帖已获得荣誉:

被加金币0

获得10个网友回复 即可获得金币

获得20个网友回复 可在礼品中心抽取礼品

0 威望
该帖已获得荣誉:

被加威望0

王博谈美加 温哥华的小平

309

帖子

3878

积分

48

金币
主题
308
威望
337
枫叶币
3087
威望
337
地区
vancouver
发表于 2020-4-19 18:40
晚舟归来(62):贝家兄弟的“孝”与“不孝”
从武汉到深圳,贝益民和贝爱国轮流开车。
兄弟两这些年,从来没有机会这样单独呆在一起,漫长的旅途成为他们难得的交流机会。
两人天南地北地聊,最多的话题,都是家庭,“为人之父”和“为人之子”。
贝爱国问贝益民:哥,我听说移民到美国和加拿大的人,基本上都是为了子女的教育,你移民过去是不是也是这个目的?
贝益民说:“子女教育”肯定是重要原因,但是有些人过分强调这个原因,我就很不赞成,我和邓安安移民都有自己的主观动力,并不仅仅是为了给儿子当桥梁。
贝爱国点点头,问:可可在那边的学习压力大不大?他现在学习成绩还好吗?
贝益民说:可可现在基本上没有过去的那种“学习成绩”概念了,加拿大的大学是申请制的,基本上就是用在高中的平时成绩申请,而且加拿大高等教育资源非常好,人均高等教育资源比例全世界最高,所以可可基本上没有“高考”的压力,他现在的学习生活很快乐。
贝爱国问:我不是听你说过,可可的数学是个大问题吗?
贝益民笑一笑,说:是的,可可原来在国内的时候最头疼的是数学,但是因为加拿大初中和高中的数学不像中国那么“变态”,他现在不仅没有数学问题,反而是班上的数学尖子,另外他的英语进步也非常快,在 “语文” 这方面也没有压力。
贝爱国担心地问道:可可的数学到了加拿大可以变成了尖子,这是不是说明加拿大的数学教育很有问题啊?
贝益民想一想,说:我这样回答你吧,你看看,中国人向来自称会读书,尤其是数理化成绩好,但是很可笑的是,中国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相反,美国和加拿大的中学没有那么“变态”的数理化要求,但是全世界最多的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都在美国,加拿大也有19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而且主要都是科学奖。
贝爱国惊讶地问:这是为什么?
贝益民说:原因很多,最关键的原因是在中国,大家把“知识”与“求知”混为一谈,中国人的创造能力在学生时代就被完全扼杀了。
贝爱国沉吟着,没有回应。
贝益民接着说:中国的科举制度原本是个好东西,在古代很长一段时间,为中国封建政治的发展和完善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理解为中国古代社会的“民主机制”。但是现代高考制度已经完全变质为一种逆向的“淘汰机制”,只片面地强调数理化知识,有意忽略人文科学,学习变成了根除青少年天性的一种“外科手术”,而没有了人文精神的中国孩子,就像是被人“阉割掉”的太监,缺乏思想的“独立性”和“创造力”,而且制造这种压抑的恶势力,不仅来自学校和社会,也同时来自于孩子的家庭。
贝爱国说:哥,你是不是讲得有些极端?你自己不也是从高考中选拔出来的人才吗?而且你后来还读了博士,是还个很有独立见解的人啊?
贝益民轻轻叹了一口气,说:我自己其实也是一个在人格和精神方面都有缺陷的人,幸运的是我参加高考的时候,中国高考才刚开始不久,没有那么“变态”,而且我的大学时代刚好是中国当代社会思想最“开放”的一段时间,我对现在中国高考持批判态度,是因为我从可可的身上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还有我到加拿大后,从比较中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差距。
贝爱国扭头看看贝益民,笑着问:可可是不是在广州的学校有过很不幸的遭遇?
贝益民说:是啊,可可上小学的时候,数学不太好,有一天晚上他在书房做作业,我走进去看他写作业的时候,惊诧的发现他在默默的流眼泪,作业本都被泪水打湿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爸爸,我脑子是不是有病啊?为什么这些题目我都不会做呢?我们数学老师说,你爸爸妈妈都是博士,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蠢儿子!
贝爱国听了吃惊地问:老师这样骂学生?
贝益民点头说:是啊,我听了,简直就是离奇愤怒了,这老师是在往可可的心灵上捅刀子啊,你要明白,自信是一个人心理素质中最核心的内容,没有了“自信”,孩子就等于被“阉割”了。
贝爱国问:那么,你认为孩子的自信应该从哪里来的呢?
贝益民说:关键是自尊,而自尊最初来自外界对他们的尊重,所以想要孩子自信,父母和社会首先要尊重他。
贝益民接着说:你看,我和安安在加拿大参加中学家长会,很快就发现,加拿大的家长会与中国完全不同,在中国,参加家长会就要准备好被老师唠叨,讲全是孩子的成绩,家长也只关心一件事,就是“我的孩子”如何“压倒”别人的孩子,“抢到”好大学名额,开家长,其实就是家长到学校去“领任务”,回家后严格督促孩子“读书”,甚至直接要求家长带孩子参加课外补习班。学校方面也满脑子都是自己的“私心”,他们真正关心和考量的是“绩效”,“青少年的教育”问题,全然没有人关心。
贝爱国笑一笑,轻轻地点点头。
贝益民接着说:但是加拿大的老师开家长会,从来不提学生的成绩,而是要求家长帮助孩子找到他的长处,还要求家长把小孩当做大人一样尊重,比如父母进入子女房间要敲门,任何牵涉到子女的决定应该先和子女商谈,不要翻看子女的日记或其他隐私,总是提醒家长要多多肯定和赞赏孩子。
贝爱国说:这个我明白,因为肯定与赞赏,就像花儿的雨露阳光,有一首歌不就是这样唱的吗?“雨露滋润禾苗壮,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嘛。
贝益民笑了笑,说:对,孩子们小的时候,心智发育不成熟,尤其需要父母和老师的评价来给自己定位,可可刚刚到加拿大的时候,心灵上还带着“旧社会”阴影,但是我发现,他的这些阴影很快就被加拿大老师发出来的“阳光”给驱散了,老师总是能够找到他优点,表扬他,每次可可得了表扬,回到家中,总是忍不住内心的喜悦,一定会把老师表扬他的每一句话都讲给我们听。
贝益民最后轻轻叹了一口气,说:谢天谢地,好在我们家在可可初中的时候移民到了加拿大,他还有机会重新找回他曾经失去的童年幸福,有一个快乐的中学岁月,他现在很自信很独立,他自己找兼职工作,自己处理人际关系,学习中也表现出很强的创造力。
贝爱国这时候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说:哥,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对我触动太大了,你让我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一些情景,我现在意识到我在性格上或者人格上的某些缺陷,可能就是我儿童时代和学生时代不断被打压的结果。
贝益民笑着说:你是说你小时候学习成绩不好的事情吧?
贝爱国点点头,说:哥,你是知道的,我从小学习成绩不好,跟我交往的同学也都是在班上被人瞧不起的“后进生”,每次我在家里做不出功课,老爸的反应通常都是“怎么你哥什么功课都会做,就你什么功课都不会做?你一定是上课没有好好听讲。”有时候我想尝试一件新事物,老爸老妈最常讲的一句话就是“你那两下子我们还不知道,别丢人现眼了。”
贝益民笑着接过话来说:所以说,你长大后,相对就比较没有自信,而且做事情比较缩手缩脚,对不对?
贝爱国点点头。
贝益民说:其实绝大多数孩子在童年时代,在学习上表现出来的差别,只是天性上的差别,而不是智力上的差别,所谓的“学习不好的孩子”,仅仅就是因为他们不善于对付那些“书本”,但是整个社会却无情地剥夺了他们童年的快乐,包括做父母的,也往往成为这些恶势力中的一员,他们一再否定孩子想法和做法,等于是在无形中一点一点地扼杀孩子的自信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常说,天下没有不好的孩子,只有不会带孩子的父母。
贝爱国问:哥,中国父母的这种思想,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贝益民说:这个原因说起来其实很简单,中国传统旧思想的家长,他们并没有把孩子当做一个独立的平等的人,而是一个“物件”!想要尊重孩子,就是要把孩子当“人”看,而不是当“物件”看,尤其不应该把孩子当做实现你自己“心愿”的“物件”,你看现在有些文章,吹捧某某某把自家的孩子全都培养成了名牌大学的学生,丝毫不讲孩子自己的愿望到底是什么,这些孩子明摆着都是家长手上的“物件”,如果家长不把孩子当人,又怎么能期望孩子会自己把自己当人呢?
贝益民笑了笑,接着说:中国有句老话叫着“棒打出孝子”,你虽然挨打不多,但是“挨骂”多了,好像效果也是一样的。
听了贝益民的一番话,贝爱国使劲地点头,他接过话题说:哥,你知道吗,别看老爸脾气大,其实他自己的独立性是很差的,这些年,你基本上没有跟爸爸妈妈住在一起过,我就不同,看到的和感受到的当然也就更多一些,我记得老爸年轻的时候,脾气虽然不好,但是牢骚并不多,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毛泽东写给柳亚子的一首诗,中间一句话叫“牢骚太重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就是因为老爸经常念这句话给我听,让我“耳熟能详”,但是老爸退休以后,他社会生活少了,个性不独立的本性也越来越明显,生活似乎没有了方向,他不仅变得爱发牢骚,还找着茬和老妈吵架,一直到去世,几乎没有消停过,但是相比老爸,老妈一生独立自主,不卑不亢,尽管与老爸争吵了一辈子,也没有改变过她的本心,无论老爸在世还是去世,她都能够坦然,按自己的意志去生活。
这时候,车子驶上了洞庭湖大桥。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天际线,灰蒙蒙的天空下,岳阳楼傲然矗立在烟波浩渺的洞庭湖上。
贝益民指着远处的岳阳楼说:还记的范仲淹的那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吧,千古流传,听起来很高大尚,是不是?其实骨子里就是两个字“忠君”,可怜的中国人,一千多年了,“忠”和“孝”这两个“紧箍咒”还是死死地束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思想,感谢老爸和老妈,他们像两面镜子,让我们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我们自己灵魂深处丑陋的样子。
说到这里,贝益民停了下来,他发现贝爱国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
贝益民说:对不起,讲到你的伤心事了?
贝爱国摇摇头,说:不是因为心酸,是有点心痛,我很遗憾,我们从爸爸一生的经历中,学到的更多的是教训,而不是经验,我也觉得很对不起老爸,在他去世不久就在他身后讲他的坏话,我们两是不是太无情了?
兄弟两沉默下来。
窗外,岳阳楼渐渐远去。
城市里的景色,在车窗外,一幕幕地忽闪而过,仿佛兄弟两脑海中一桩桩往事,绵绵不绝,随着无尽的道路延伸到很远很远。(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招一寄宿男生高贵里学区独立大间

146669

帖子

310798

积分

120

金币

冒泡勋章50000贴勋章45000贴勋章40000贴勋章35000贴勋章30000贴勋章25000贴勋章20000贴勋章15000贴勋章80000贴勋章70000贴勋章60000贴勋章100000贴勋章90000贴勋章话唠勋章头条勋章

主题
1089
威望
6665
枫叶币
2464
威望
6665
发表于 2020-4-19 18:48 来自手机
晚舟归来(62):贝家兄弟的“孝”与“不孝”
沒有關係
      点赞 举报
发新帖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1
抽红包机会

Copyright ©2008- vanpeople.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