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 VanPeople.com

人在温哥华 VanPeople.com 情感日记 晚舟归来(63):贝益民的儿子长出“外国人的鼻子” ...
论坛广告位招租
发新帖 回复
447 阅读 | 
1 回复 | 
0 金币 | 
该帖已获得荣誉:

被加金币0

获得10个网友回复 即可获得金币

获得20个网友回复 可在礼品中心抽取礼品

0 威望
该帖已获得荣誉:

被加威望0

王博谈美加 温哥华的小平

312

帖子

3917

积分

48

金币
主题
311
威望
340
枫叶币
3117
威望
340
地区
vancouver
发表于 2020-4-20 10:03
晚舟归来(63):贝益民的儿子长出“外国人的鼻子”
兄弟两人中午简单吃了饭接着赶路,换成哥哥开车。
贝益民让弟弟休息一下,贝爱国于是放下座椅的靠背,闭上眼睛睡觉。
没过多久,贝爱国坐起身来,说:哥,我睡不着,咱们还是接着聊天吧,也免得你一个人开车,没人说话,容易犯困。
贝益民扭头看看贝爱国,点点头。
贝爱国说:我刚才一直在仔细地琢磨你讲的话,你讲得很好,的确,我们人的独立性,包括经济上和人格上的独立性,是我们获得幸福的基础。不过常言道,“老的喜欢小的,小的喜欢老的”,如果老一辈的和子孙辈的都住在一起,一大家家在一起,大家互相照顾互相帮助,那不也是一种幸福吗?哪个老年人不喜欢子孙满堂的?
贝益民笑一笑,说:家庭和睦,当然是一种幸福,而且不在乎家庭大小,但是所谓“子孙满堂”就一定幸福,则是被一些无聊的文人刻意描绘出来的虚假愿景,家庭和睦的前提是家庭成员的平等和独立,像《红楼梦》里的贾老太太,从来不用担心家务事,一天到晚只管快活,那种生活情境当然是假的,要不曹雪芹为什么要称她为“假”老太太呢。
贝爱国笑了起来。
贝益民接着说:其实,现在多数和子女住在一起的老人,都是被当做孙儿孙女的“保姆”在使用的,和《红楼梦》里的贾老太太完全不是一回事,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有很多中国人会认为,让老年人照看孙儿是老年人的一种幸福。老年人疼爱孙儿孙女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一旦我们把照看孙儿孙女作为老年父母的责任,就得清楚地知道,你自己要承担的责任以及将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对不对?
贝爱国点头说:我知道,你们家可可基本上是由你们自己一手带大的,那时候你和安安都跟老爸的关系不太好,他们也从来没有提出来帮你们带孩子,你是不是有些怨气?
贝益民说:我还真没有什么怨气,我倒是觉得我儿子“因祸得福”了。
贝爱国笑着点点头,说: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可可这些年是不是变化特别大?
贝益民点点头,笑着说:是的,变化太大了,我跟你说,他刚刚离开广州的时候身高只有不到一米七,现在都已经长到一米八了,而且身材高大,连鼻子都明显长高了。
贝爱国一听哈哈大笑起来。
贝益民接着说:你一定还记得,可可小的时候,鼻子还没有完全长好,大人们常常开他的玩笑,说他是“塌鼻子”,现在他在加拿大长高长大后,他的鼻子还真的长变了,跟我和她妈妈的鼻子很不一样。
贝爱国笑着点点头,说:想不到你们跑到加拿大去,还真沾上“洋人”的基因了。
贝益民笑着说:这当然不是基因的变化,是因为整个体质和体型的变化,以及因此产生的视觉上的感受,看上去比较厚实,比较高大,我们在广州的时候,饮食方面没有感觉到困难,但是,相比于加拿大,还是在加拿大的饮食质量要好很多,特别是在蛋白质和水果方面,比如我们刚到加拿大的时候,虽然还没有稳定的工作,收入也不高,但是我们家庭的基本饮食从来不缺肉鱼蛋奶,而且非常充足,去到COSTCO超市买一周的食物,不会超过200块钱,但是早餐面包、鸡蛋、牛奶、硬果、肉食、海鲜、水果、蔬菜,样样齐全。
贝爱国连连点头说:真不错,真不错。
贝益民接着说:根本的原因,除了北美的饮食之外,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当然是运动。可可刚到加拿大的时候,读初三,正是快速长身体的时候,除了饮食在加拿大有保障之外,他在这个关键时期获得的运动量,我估计是国内的孩子没有办法比了,这两年,他给我的印象就是每天都在各种打球,周末的时候,还会要求我陪他打网球。
贝益民瞟了一眼贝爱国,笑着说:我估计这小子是想把自己练成一个网球小王子,好在女生面前炫耀,打球对他的帮助很大,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和体格已经很像一个加拿大本地人了,身高更是比我高出太多,另外,可可还有一项非常重要“改变”,也是我们完全没有想到的。
贝爱国扭头看着贝益民,好奇地问道:是什么?
贝益民说:可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以后,不仅自身形成了北美特征的体质,而且他的美感也因此发生了改变,他从来不看韩剧和“国剧”,完全不接受韩式花美男,也不喜欢现代版林黛玉,非常反感“网红脸”。
贝爱国“嗯”了一声,不停地点头。
车子从湖南进入广东境内,道路变得更平稳,南岭的风光在飞驰中绵延不绝。
贝益民看着窗外的风景,感慨地说:又回到广东了。
贝爱国笑着说:你的第二故乡。
贝益民笑一笑,把方向盘上的两只手变换了一下姿势,说:“伤心之地”,不聊它,我还是继续讲可可的故事吧。
贝益民接着说:今年夏天,可可用他自己打工赚来的前买了一台新电脑,还自己配了两个很好的音响,我让他放一些曲子给我们听听,结果让我感到有点惊讶的是,他听的音乐基本上都是黑人的RAP,没有一首传统经典乐曲,我问他为什么他的音乐基本上全都是黑人摇滚音乐,他告诉我说,他现在听音乐,比较少在乎旋律,他更欣赏节奏,黑人音乐的节奏感强而且非常有味道,还说黑人音乐的歌词简单直接粗暴,让他听起来感觉很过瘾。
贝爱国听到这里又哈哈笑起来,问道:哥,你觉得可可的这种改变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贝益民说:其实我刚刚听到他说的这些话的时候,还是挺吃惊的,后来慢慢地想一想,才觉得他讲的话还蛮有道理,音乐有旋律和节奏两个部分,但是如果一定要说,到底什么东西对音乐更本质,那就一定是节奏,因为音乐起源的时候,就是只有节奏的,一个好的音乐,可能最能够打动和影响人的就是节奏,可可在跟我讲到传统中国音乐的时候说,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听中国歌曲了,因为这两种音乐,不仅在内容上差别太大,而且在节奏上,更是差了太多。
贝爱国说:有道理,难怪现在黑人音乐对年轻人有如此巨大的感染力。
贝益民点点头,说:我也觉得可可长大以后更喜爱黑人音乐,这是他自己对人生的一种独立的思考与判断,他在对音乐认识上,比我要进步,跟现代社会的节奏更合拍,这就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环境对于青少年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也是决定性的。
贝爱国点头称是,笑着说:你讲的这个故事很生动有趣,还有吗?
贝益民笑着点点头,说:当然有,我再来讲一个吧,你看,我们中国人在称呼别人的时候,其实是很势利的,通常你做了一点“小官”之后,你的名字马上就不见了,只剩下你的姓和你的“职位”,而对那些无权无势的人,则喜欢开口闭口“诶诶”地叫,很没礼貌,很“狗眼”,对不对?
贝爱国点点头,说:的确是这样,我在这方面的体会感受太深了,在中国做生意,你怎么称呼人里面可是有着大学问,叫得好,对方高高兴兴,叫得不好,对方马上就会给脸色你看的。
贝益民说:你说的太对了,在中国人的“圈子”里,等级关系和人身依附,很明显地在中国人的称谓上体现出来,包括在家庭关系中,父母和子女之间,本来应该有一个从依附关系到独立关系的转变过程,它程既是自然的,也应该是法定的,这种转变在中国,有时候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实现,但是可可这些年在加拿大,经历了一个非常明显的从“依附”到“独立”的成长历程。
贝爱国很有兴趣地扭头看了贝益民一眼,示意他接着往下讲。
贝益民说:可可在中国的时候,也是一个典型的乖乖仔,称呼我都是叫爸爸,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我叫什么名字了。
贝爱国笑了起来。
贝益民也笑了笑,接着说:来到加拿大之后,我有了一个英文名字叫PETER,是可可从美国电视剧上看来的一个角色的名字,过了一年以后,我就开始发现,他有时候不再叫我爸爸,而是叫我的英文名字,再后来,读高中和到外面打工以后,他更是时常对我直呼其名。
贝爱国笑着问:你自己是什么态度?
贝益民说:我从来不制止他,也没有批评过他,我很鼓励他。
贝爱国好奇地问:你怎么鼓励他?
贝益民说:我跟他讲,你现在长大了,不用太在意叫我爸爸,因为我不希望你永远只把自己放在一个低于“父亲”的“儿子”的位置上,你要首先在意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人,你叫我“爸爸”,最好只是一种习惯,最多只是一种尊重。
贝爱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有说话。
贝益民接着说:现在可可在家里的时候通常叫我老爸,在外面的时候,则会根据场合,常常会对我直呼其名,叫我“PETER”,两种称谓我都非常受用,因为那里面没有任何刻意的“等级”的宣示或者暗示,听起来感觉轻松自然。
贝爱国好奇地问:哥,为什么你儿子对你直呼其名,你会觉得“很舒服”呢?
贝益民说:可可对我称谓上的转变是很有深刻的社会文化背景的,在北美,平等、独立和自由,不是仅仅挂在嘴巴上的空洞的东西,它非常实在,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这种观念和意识,不断积累,而且天天实践,比如可可这些年暑期都参加义工活动,他做义工的机构在我们家附近,是一个以老年人为主的活动中心,七老八十的老爹爹老太太,很喜欢和青少年一起玩耍,高兴起来,都是直呼其名,仿佛也是游戏的一个内容,做义工的孩子,从来没有,也不需要一口一个爷爷奶奶的叫,他打工的麦当劳,员工之间相互称呼的时候,一定不会在姓氏后面带这“叔叔”“阿姨”或者“某某长”之类的。
贝爱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贝益民接着说:我自己很喜欢这样的称谓方式,因为这种形式,可以很好的将我与我儿子之间,建立在亲情基础上的朋友般的关系定义出来。
贝爱国沉默了一阵子,最后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哥,你说得很对,我现在看到了我和你在思想境界上的差距。
贝益民摇摇头,说:爱国,你不要这么讲,思维成长的过程就是我们人生经历积累的过程,我们每个人经历的东西不同,形成的思维方式就会不一样,这就是所谓的“成熟”,也是我们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中生存的“本能”,我只想强调,我们每一个人,尤其是成年人,在社会层面上,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责任和尊严。(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招一寄宿男生高贵里学区独立大间

149338

帖子

316511

积分

61

金币

冒泡勋章50000贴勋章45000贴勋章40000贴勋章35000贴勋章30000贴勋章25000贴勋章20000贴勋章15000贴勋章80000贴勋章70000贴勋章60000贴勋章100000贴勋章90000贴勋章话唠勋章头条勋章

主题
1107
威望
6841
枫叶币
4135
威望
6841
发表于 2020-4-20 10:04 来自手机
晚舟归来(63):贝益民的儿子长出“外国人的鼻子”
外國人的思維
      点赞 举报
发新帖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1
抽红包机会

Copyright ©2008- vanpeople.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